•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呼和浩特铁路局贪污案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辩护

    呼和浩特铁路局贪污案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集宁铁路运输检察院以集铁检公诉刑诉(2015)1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甲犯贪污罪,于2015年8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9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审理。集宁铁路运输检察院代理检察员徐从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某甲及其辩护人冯勇、孙乐到庭参加诉讼。因本案须等待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司法解释后才能宣判。2015年11月13日经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决定延期审理叁个月。2016年3月3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决定延期审理三个月。2016年5月24日第贰次公开开庭进行审理。集宁铁路运输检察院代理检察员徐从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某甲及其辩护人孙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人李某甲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套取职工困难补助、职工培训费,截留工会奖励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拾贰起贪污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辩护人认为: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甲犯贪污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严重不足。综上辩护意见,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甲的拾贰起贪污犯罪事实,有的与贪污犯罪没有关联性,有的事实不清,证据严重不足。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准确作出判决。被告人李某甲的行为不构成贪污罪。构成贪污罪的主观要件为非法占有而非控制,整个起诉书用的是控制,而控制与占有有本质区别。集宁铁路运输检察院没有管辖权。

    集宁铁路运输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某甲共计作案贰佰壹拾贰起,贪污数额合计人民币拾壹万零叁佰元,具体事实如下:

    集宁车辆段举办乒乓球比赛,被告人李某甲与孙某甲商谈购买乒乓球用品事宜。期间,孙某甲为李某甲订制一副高档乒乓球拍,价值叁千元。后列入2014年7月21日第9号现金付款凭证捌千肆佰元中进行了报销。此叁千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被告人李某甲欲购买随身听,让王某乙办理。王某乙为其购买“苹果”牌随身听,并使用虚假的销货清单,制作票号为00084475的发票,于2015年5月26日现金付款凭证第贰号壹千贰佰元将该随身听进行报销。此壹千贰佰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被告人李某甲与王某甲去呼和出差,被告人李某甲为自己和其妻周某某共购买2双“纽佰伦”牌运动鞋。后在集宁车辆段进行“徒步行”活动中,经被告人李某甲授意,王某甲从赵某某开设的位于集宁区民建路的厨具餐具店购买活动奖品,实际花费8880元,虚开3400元,合计12280元。后使用2014年9月17日第11号6140元和2014年9月4日第5号6140元,2张现金付款凭证,合计12280元进行了报销。此3400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被告人李某甲授意王某甲编制虚假的职工培训,使用2014年12月31日第29号现金付款凭证以女工安全培训费的名义,套取人民币2760元;使用2014年12月31日第27号现金付款凭证以劳动安全教育、权益保障、女工知识讲座授课费的名义套取人民币13985元;2次合计套取人民币16745元,此款未入“小金库”。被告人李某甲让王某甲从上述款项中取出3000元交给他,称要交给调离的何某某;同时让王某甲购买网球用品,一并交给何某某。王某甲将3000元交给被告人李某甲,并从温某某开设的集宁区“羽中情”服装店赊欠网球用品,合计人民币2285元,一并交给被告人李某甲。被告人李某甲仅将网球用品交给何某某,此3000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2014年7月3日,被告人李某甲从王某甲保管的“小金库”中支取17000元。由于当时钱只有13000元,王某甲自己垫付5700元。后2014年7月21日,王某甲从虚报冒领职工困难补助中的15000元中又扣除了5700元。在局纪委调查此事时被告人李某甲称该款用于为领导班子成员购买电动剃须刀;后在本院反贪局侦查阶段又称为领导班子成员发放奖金,剩余3000元自己保管。经查,与事实不符,故认定壹万柒千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被告人李某甲授意王某甲编制虚假的职工培训,使用2014年12月31日第29号现金付款凭证以女工安全培训费的名义套取2760元;使用2014年12月31日第27号现金付款凭证以劳动安全教育、权益保障、女工知识讲座授课费的名义套取13985元;两次合计套取16745元。此款未入“小金库”,其中于2015年1月9日使用该款中的1300元为被告人李某甲购买软“中华”香烟2条,合计1300元。此1300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被告人李某甲授意王某甲、杨某某填写虚假职工困难补助申请,使用2014年11月3日第1号现金付款凭证套取捌千肆佰元。此款未入“小金库”,由王某甲直接交给被告人李某甲,被告人李某甲当时即交给王某甲500元作为其给徐某某母亲去世的个人丧礼。此捌千肆佰元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2014年6月11日,被告人李某甲去北京学习,从王某甲保管的“小金库”中支取3000元。此3000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集宁车辆段“冬送温暖,服务一线”活动中,被告人李某甲授意王某乙虚列品名和数量,使用2014年12月10日银行付款凭证4号9710元、5号28150元;2014年12月19日银行付款凭证13号32425元、14号17600元、15号9840元;2014年12月27日银行付款凭证20号7250元;合计6次,共计人民币104975元,另有18255元没有报销,合计123230元。实际发生费用为76700元。两者相差的钱数被用来抵销此前被告人李某甲向王某乙的个人借款4万元。在局纪委调查期间,为掩盖借款4万元事实,被告人李某甲授意王某乙编造尚欠150个电饭煲,每个330元,合计49500元的谎言,致使局纪委扣缴王某乙49500元。此4万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2014年7月31日,被告人李某甲以与宿某某去车间检查为名,从王某甲保管的“小金库”中支取6000元。此6000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2015年2月10日,王某甲按照被告人李某甲的授意,从自己保管的“小金库”中支取36600元,用其中的16600元购买了25张维多利购物卡,分别送给呼铁局工会等有关人员,其余20000元交被告人李某甲。此20000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2014年9月2日,被告人李某甲以差费为名从王某甲保管的“小金库”中支取4000元,后对王某甲称用此款为宿某某购买自行车,实际并购买。此4000元被被告人李某甲控制。

    另查明,2015年3月3日呼铁局纪委调查期间,被告人李某甲主动将个人占有部分及剩余款退缴局纪委。

    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实:

    被告人李某甲贪污3000元的证据。

    被告人李某甲在侦查机关及当庭供述证实,2014年12月11日支出3000元情况,李某甲的账没有记。这3000元是给何某某购买网球拍及网球。李某甲安排王某甲经办。同时李某甲证实除了给何某某拍子没有给过3000元。

    证人温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12月30日集宁车辆段工会王某甲从集宁“羽中情”体育用品商店里拿走威尔逊网球拍一支,单价1890元,网球3桶,单价每桶65元,合计195元,网球包1个,单价200元,以上共计2285元未付。

    证人何某某的证言证实,收到一个网球拍带套、三盒网球。没有收到过李某甲给的补贴。

    证人王某甲的证言证实,李某甲让王某甲给何某某买网球拍留个纪念,总价2200多元,从集宁羽中情体育用品店购买,这笔钱未支付。同时证实王某甲从“小金库”中拿出3000元交给李某甲。由于何某某已调走,李某甲说由他把钱和拍子交给何某某,王某甲将钱和拍子等物交给李某甲。

    被告人李某甲贪污壹千贰佰元的证据。

    被告人李某甲在侦查机关及当庭供述证实,让李某乙和王某乙去看随身听。王某乙将随身听送到李某甲办公室。

    苹果牌随身听一部证实,购买的物品。

    证明一份证实,段工会电脑维修、换鼓及加墨统一由信息科技术科安排。

    银行付款凭证及报销凭据证实,王某乙收到壹千贰佰元。

    证人王某甲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份按照李某甲交给他一张内容是:打印机换鼓20次,加墨4次、路由器1个的发票,合计壹千贰佰元。后来这些东西没见过,段里换鼓、加墨都是段信息科负责,领用表是王某甲根据发票虚假编制的,经李某甲批准后,在段工会财务报销。

    银行付款凭证及报销凭据证实,王某乙收到壹千贰佰元。

    证人李某乙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下旬5月上旬,李某甲让李某乙和王某乙看随身听,在集宁区中心广场苹果专卖店看中一款随身听,价格在1100-1300元之间,当时没买。后来李某甲拿着那款随身听让李某乙下载歌曲。同时证明段换鼓、加墨、修电脑都是在段信息科内进行,由信息科负责全段的电脑、耗材用品维修、更换、使用。

    证人王某乙的证言证实,2014年4月-5月间,李某甲让王某乙给买随身听,之后王某乙与李某乙在苹果专卖店看了一款“苹果”牌随身听。后王某乙将“苹果”牌随身听送到李某甲的办公室。购买该款随身听的壹千贰佰元钱在购路由器的票上报销了。

    举报线索首办移送函、关于同意李某甲涉嫌贪污线索交办的批复、指定管辖的批复、移送案件线索通知书、交办案件线索通知书、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来源情况。

    被告人李某甲贪污20000元的证据。

    被告人李某甲在侦查机关及当庭供述证实,2015年2月份套取困补49500元,其中支出36600元。从王某甲处拿走20000元(一共是36600元,剩余16600元用于采购购物卡)是事实。2015年2月6日套出来一直在李某甲手里保管,2015年3月3日在局纪委调查前已退缴段财务。

    现金付款凭证证实,2015年2月6日套出困补49500元。

    证人王某甲的证言证实,36600元现金中其中16600元用于购买维多利购物卡,剩余20000元现金交给被告人李某甲。

    现金账凭证证实,王某甲的现金账记载2015年2月10日支出36600元。

    证人王某甲、白某某、刘某乙、左某某、康某某、田某某、杨某某的证言证实,2015年2月6日入49500元,分别由白某某套出9000元、刘某乙套出7500元、左某某套出5000元、康某某套出7500元、田某某套出10000元、杨某某套出10500元。

    被告人的自然人身份及特殊主体身份的证据。

    干部任免审批表、段长命令、任免通知等证实,2011年11月20日,李某甲被呼和浩特铁路局任命为集宁车辆段副段长(副处级)。2014年2月24日李某甲被中共呼和浩特铁路局委员会任命为集宁车辆段工会主席(副处级)。

    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的自然人身份情况。

    被告人李某甲贪污陆千元的证据。

    被告人李某甲在侦查机关及当庭供述证实,2014年7月底从王某甲保管的“小金库”中提取陆千元现金,作为李某甲、宿段长等人去沿线各车间检查工作用,结果没去成,钱一直在办公室放着,2015年2月底3月初在段工会自查中交给段财务了。

    现金账凭证证实,王某甲提供的现金记账凭证中记载2014年7月31日支出其他杂费陆千元。李某甲提供的现金记账凭证中记载2014年7月31日支杂费(宿李)陆千元。

    证人宿某某(集宁车辆段段长)的证言证实,2014年7月没有和李某甲一起去二连等地各车间、作业场检查工作,不存在用工会资金作为差旅费用。

    证人王某甲的证言证实,2014年7月份,支付李某甲现金(三次):第一次是壹万柒千元,一次是陆千元,一次是2600元。

    现金账凭证证实,“小金库”的资金来源是困难补助金和工会奖励。

    被告人李某甲贪污3000元的证据。

    被告人李某甲在侦查机关及当庭供述证实,从“小金库”支3000元是事实,培训费用走工会大账按正常的都报销了。

    证人王某甲的证言证实,李某甲支北京培训费从“小金库”拿走3000元一直未还。

    现金付款凭证证实,李某甲于2014年6月10日至6月30日在北京出差,从工会账上报销差旅费1000元的事实。

    被告人李某甲贪污壹万柒千元的证据。

    被告人李某甲在侦查机关及当庭供述证实,2014年4月份被告人李某甲自行建立了“小金库”,由李某甲控制、王某甲保管。2014年7月3日从“小金库”支出壹万柒千元用于给段领导班子成员中秋搞福利。在局纪委调查时说了谎,实际上剃须刀的钱已由“冬送温暖,服务一线”活动中报销了,想掩盖拿这17000元送礼的事实。

    现金账凭证证实,支杂费壹万柒千元的事实。

    证人陈某甲(集宁车辆段工会会计)、安某某(集宁车辆段出纳)的证言证实,2015年3月,王某甲将83900交到段工会财务后上缴局纪委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2014年2月至2015年2月,被告人李某甲担任呼和浩特铁路局集宁车辆段工会主席期间,在2014年4月私自设立“小金库”。后其利用其职务便利,安排集宁车辆段工会指导员王某甲、通过集宁车辆段各车间工会主席编制虚假的困难补助申请、套取职工困难补助金,套取职工培训费、截留工会奖励。后将困难补助金和工会奖励存入该“小金库”,由王某甲保管。被告人李某甲与王某甲各建立一本流水账,支取方式由王某甲经办从“小金库”中直接提取。其中,被告人李某甲个人贪污51500.00元。具体事实如下:

    被告人李某甲以为何某某购买网球用品为由,让王某甲从套取的劳动安全教育、权益保障、女工知识讲座授课费16745元中支取3000元。该3000元未实际用于购买网球用品。被告人李某甲将3000元据为己有。

    2014年7月3日,被告人李某甲以给领导班子成员发奖金为由,从“小金库”中支取壹万柒千元。被告人李某甲将壹万柒千元据为己有。

    被告人李某甲为自己购买“苹果牌”随身听一个,后在段财务2014年5月26日现金付款凭证第2号中报销了1200元。被告李某甲将壹千贰佰元据为己有。

    2014年6月11日,被告人李某甲以去北京学习为由,从王某甲保管的“小金库”中支取3000元。该培训费用实际已从工会财务报销。被告人李某甲将3000元据为己有。

    2015年1月9日,被告人李某甲安排王某甲以劳动安全教育、权益保障、女工知识讲座授课费的名义两次共计套取16745元,以招待用烟为由,用其中的1300元为其购买两条“中华烟”。被告人李某甲将价值1300元的香烟据为己有。

    2015年2月10日,被告人李某甲以给呼铁局工会人员发购物卡为由,从王某甲保管的“小金库”中支取36600元。其中16600元购买了25张维多利购物卡。被告人李某甲将剩余20000元据为己有。

    2014年7月31日,被告人李某甲以与宿某某去车间检查工作为名,从“小金库”中支取陆千元。被告人李某甲将陆千元据为己有。


    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查证属实,予以采信。

    对于起诉书指控的第4起。经查,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李某甲贪污肆千元的事实,主要依据如下证据:

    被告人李某甲的供述:“在2014年8、9月份,我去宿段办公室闲聊中,他说道孩子放假要回来了,我提出由工会给孩子买个运动自行车,他也没说话。我回来后安排王某甲去买了,这个自行车我也没见过,王某甲回来和我说买上给宿段送去了,我同意在“小金库”中支出。其当庭陈述:“购买自行车是我决定的然后交王某甲办理。王某甲送自行车之后告诉我宿段长比较满意。”

    现金账凭证证实,王某甲的记账凭证上记载的2014年9月2日差费肆千元,李某甲的记账凭证上记载的2014年9月2日支差补(宿)肆千元。

    证人宿某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秋天的一天,王某甲去问他买什么牌子的自行车。宿某某说:“谁要买自行车,不用”。

    证人王某甲的证言证实,李某甲说要出差,给他拿肆千元钱,王某甲从“小金库”中支了肆千元,所以在账上记的是差费用,具体他干什么用不知道,至今未还。2014年5、6月份的时候,李某甲将王某甲叫到他的办公室对王某甲说:“你上街看看自行车的价位都是多少钱”。王某甲回来后向李某甲汇报后,李某甲让王某甲去问宿段长要什么价位的自行车。后到宿段长办公室问他要什么价位的自行车,被宿段拒绝,后来这个事就再也没有提。

    综合以上证据可以证实,被告人李某甲拿乒乓球拍是事实。购买乒乓球拍的经办人是王某甲。王某甲、孙某甲均证实给过李某甲一支乒乓球拍,李某甲也认可收到孙某甲给的乒乓球拍。该8400元从工会财务报销后直接给了孙某甲。证人孙某甲陈述给李某甲的乒乓球拍是3500元一支的,王某甲陈述是叁千元多元一支的。公诉机关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认定是叁千元。公诉机关在认定被告人李某甲贪污叁千元事实的证据上仅凭证人王某甲提供的价格,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且被告人李某甲在该起事实中贪污的主观故意不明确。故本院认为,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李某甲贪污叁千元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对于起诉书指控的第12起。经查,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李某甲贪污叁千元的事实,主要依据如下证据:

    被告人李某甲的供述:“2014年7、8月份,段里组织乒乓球赛,各车间提出需要乒乓球拍,孙某甲给我打电话推销乒乓球拍,我让找王某甲联系这件事,他在电话中提到过要给我粘一个乒乓球拍,当时我说腰不好,要不要都没用。后来,孙某甲给我送办公室一个乒乓球拍,他也没说价”。其当庭辩称,乒乓球拍子不是孙某甲给李某甲送来的,是王某甲给李某甲拿过来的。

    现金付款凭证证实,2014年7月21日第9号支付捌千肆佰元元。

    证人王某甲的证言:“拍子是李主席和孙某甲事先定好的,是李主席让我和李某乙去取的,他们当时定了多少支我不清楚,在取拍子时有一支价值叁千元多元的拍子,孙某甲说这个拍子好,是全木的给李主席,另还有2支500多元的拍子说是给我俩的,其余30、40支普通拍子我下发了除管理车间外,其他7个车间,我按照孙某甲后来给我的发票,做了附件到段工会财务报了销”。

    证人孙某甲(集宁区生力体育用店老板)的证言证实,孙某甲与李某甲曾在一个单位工作过。2014年4月份孙某甲到李某甲办公室向其推销乒乓球拍,李某甲答应让工会的王某甲找孙某甲。过了几天,王某甲和一个姓李的小后生来孙某甲的球馆,提出买35支一般的乒乓球拍,每支100元,合计叁千伍佰元,给李某甲买了一支叁千伍佰元的拍子,王某甲和姓李的每人一支600元的拍子,合计1200元,还有一个叫刘某丙的买了一支200元的拍子,总计捌千肆佰元。拍子是他们提前拿走的,过后王某甲把支票给的孙某甲。

    综合以上证据可以证实,叁千肆佰元是王某甲个人支付的现金。王某甲陈述两双鞋价值叁千肆佰元在我段搞2014年7月底徒步走活动中列销了。多报销出来的叁千肆佰元钱赵某某给了姓王的。没有证据证明钱的来源,也没有证据证明王某甲报销的叁千肆佰元是被告人李某甲控制的2双“纽佰伦”鞋款。公诉机关仅依据王某甲陈述的事实和提供的价款认定被告人李某甲将叁千肆佰元据为己有的事实不清。故本院认为,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李某甲贪污叁千肆佰元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甲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担任呼和浩特铁路局集宁车辆段工会主席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虚报冒领的方法,骗取工会财物,损害铁路职工的合法权益,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集宁铁路运输检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某甲贪污一案的管辖权问题。集宁铁路运输检察院依据《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同意将李某甲涉嫌贪污线索交办集宁铁路运输检察院的批复》(内检反贪请复〔2015〕72号)依法立案侦查,对被告人李某甲贪污一案具有管辖权。针对被告人李某甲、辩护人提出的起诉书指控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经查,起诉书指控的第1起、第贰起、第3起、第5起、第8起、第9起、第10起的事实,均已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证据与证据之间不存在矛盾,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对辩护人提出对上述7起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起诉书指控的第4起、第6起、第7起、第11起、第拾贰起的事实。经查,辩护人提出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李某甲贪污51500元达到数额较大,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通过填写虚假的困难补助申请表,套取职工困难补助金的行为符合情节严重,从重处罚情节,依法可以从重处罚,鉴于赃款已全部退缴,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悔罪表现以及社会的危害程度,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叁佰捌拾贰条、第叁佰捌拾叁条第一款、第拾贰条第一款、第伍拾贰条、第伍拾叁条第一款、第陆拾肆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拾玫条第一款,判决如下:

    随案移送的“苹果”牌随身听一部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被告人李某甲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拾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