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醴陵市誉隆昌典当公司与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

    当前位置 : 首页 > 债权债务

    醴陵市誉隆昌典当公司与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上诉人李利因与被上诉人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及原审被告李雨晴、李雨琪、江伏姣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醴陵市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8日作出的(2015)醴法少民初字第1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李利的委托代理人李柳荫、被上诉人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委托代理人钟紫芳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李雨晴、李雨琪、江伏姣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附法律相关的条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壹佰柒拾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二审争议焦点,被上诉人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公司违反典当管理办法向被继承人李常发放贷款,但并不影响双方之间民间贷款关系的成立。被上诉人依据被继承人李常出具的借据向上诉人及原审被告主张债权,虽然被上诉人未提交支付柒拾万元借款的直接证据,但借据是民间借贷关系成立的最直接的证据,而且民间借贷支付现金的现象普遍存在,结合被上诉人提交的李常支付综合费用的收据存根联,可以确定被上诉人与李常之间的柒拾万元的借款关系真实存在。上诉人李利认为被上诉人无法证明已经履行柒拾万元借款出借义务、被上诉人与李常之间不存借款关系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上诉人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公司与被继承人李常的民间贷款关系是否成立,上诉人李利是否应在本案中承担连带责任。

    原审查明: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易文与李常(已故)生前系多年相识。2013年11月28日,李常向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出具借据一张,上面注明“李常因合法商业性经营的需要,向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借款、借款总额为柒拾万元、借款期限从2013年11月28日起、每月综合费用及利息以总借款金额的4.5%计算”。李常在该借据上标明“借款方已领上述借款”处签名。2014年6月3日,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向李常出具收据一份,上面注明“今收到李常交来综合费用(11、28-5、28)壹拾肆万捌仟元、¥147000元”。2014年11月25日,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向李常再次出具收据一份,上面注明“今收到李常交来综合费用(5、28-10、28)壹拾叁万壹仟元、¥131000元”。2015年4月18日,李常身故。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与李常的继承人就李常上述债务清偿事项协商未果,故诉至原审法院,要求四被告连带清偿原告借款70万元及相应综合费用和利息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要求被告李利对本案所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符合法律有关规定,原审予以支持。李常已身故、李常身故后留有遗产均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被告李利、李雨晴、李雨琪、江伏姣均系李常身故后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四被告在李常身故后均未书面表示放弃对李常遗产的继承权,本案所涉继承已经发生;被告李利、李雨晴、李雨琪、江伏姣依法应当在继承李常的遗产实际价值范围内对李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江伏姣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原审依法缺席判决。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九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贰十六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条、第三条、第十条、第十五条、第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原审判决如下:驳回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800元,由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承担1000元,被告李利承担9800元。被告李利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652000元及自2014年10月29日起至偿还之日止的利息(利息按照年利率24%计算。),被告李利、李雨晴、李雨琪、江伏姣在继承被继承人李常的遗产实际价值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一审宣判后,李利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上诉人对被继承人借款一事不知情,也提供了证据充分证明夫妻共同生活无需举外债,一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不当。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本案的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原审认定被上诉人誉隆昌公司与被继承人李常之间系借贷关系错——被上诉人誉隆昌公司没有对借款已实际支付进行举证或作出合理说明,其提供的被继承人生前向其支付的综合费用和利息的收据为被上诉人誉隆昌公司的单方面做帐凭证,一审未查清借款是否实际发生的情况下,判决上诉人对被继承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不公正.

    被上诉人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公司答辩称,借贷的事实清楚,借据70万,虽然是现金支付的,但是李常每月都付了利息,一审的时候上诉人已经认可支付了利息,所以借款事实是明确的,本案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李利必须承担责任。本案属于合法民间借贷关系,虽然违反典当管理办理办法,但并不导致无效的法律效果,答辩人与李常之间的借贷合同是有效的。

    原审被告李雨晴、李雨琪、江伏姣缺席未发表答辩意见。二审期间,被上诉人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公司提交编号为3029921-3029940、7030041-7030060的收据2本,拟证明一审提交的利息收据不是事后补开的,李常借款70万元并支付利息属实。上诉人质证认为,收据是被上诉人公司单方作帐凭证,并不能证实被继承人李常确实交付了上述利息,且该收据也不能证实被上诉人实际支付了70万元借款的事实,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原审被告李雨晴、李雨琪、江伏姣缺席未质证。对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本院审核认为,该证据能证实被上诉人在一审提交的综合费用收据不是事后补开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对一审证据的采信及事实的认定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本案系被继承人债务清偿纠纷。

    另查明: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向李常给付上述款项后,并未向李常提供资金往来外的其他服务或管理。李常向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出具借据发生在李常与被告李利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李常身故后第一顺序继承人包括被告李利、李雨晴、李雨琪、江伏姣。被告李雨晴、李雨琪系李常之女。被告江伏姣系李常之母。李常与被告李利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李利主要是照顾家庭。被告李雨晴有固定收入始于其2013年参加工作后,其参加工作前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校就读。被告李雨琪系刚入学学生。李常与被告李利的家庭收入主要来源于李常的商业性经营活动。2013年,李利曾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李常离婚。原审法院于2013年9月23日下达(2013)醴法民一初字第861号民事判决书,不准李利与李常离婚。2012年12月,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李常为醴陵大众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登记的经营期限自2012年12月4日至2032年12月3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住所地为醴陵市石亭镇长塘村。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上述工商注册登记资料未进行变更。2011年11月,李常与被告李利取得醴陵市珊田花园龙园小区格兰维亚大道1号别墅的所有权。2014年7月22日,该房屋被办理他项权证。他项权证显示:他项权利人为华融湘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醴陵市支行;债务人为醴陵大众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主债权数额/最高债权额为480万元;债权到期日为2017年7月22日。在本案诉讼过程中,被告李利申请法院调取自2013年8月至2015年5月、李常个人账户(开户行:工商银行醴陵支行,账户**********00449281)与原告醴陵市誉隆昌典当有限责任公司通过银行的资金往来情况。经原审查询,在上述期间,李常的上述账户与原告的银行账户无资金往来。原审认为:本案系因被继承人生前债务清偿引发的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