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瓦房店轴承集团的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交通事故

    瓦房店轴承集团的劳动纠纷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原审原告王健与原审被告瓦房店轴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瓦轴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辽宁省瓦房店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2日作出(2013)瓦民初字第1375号民事判决,王健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健、被上诉人瓦轴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宗舰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劳动者的合法权利受法律保护。关于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时效一节。依据1995年1月1日起实施的《劳动法》的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时效期间为六十日,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根据1995年10月1日施行《大连市城镇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规定》(大连市政府第6号)关于工伤保险待遇规定,被鉴定为八级伤残的,应享受10个月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上诉人王健于1978年7月13日遭受工伤,于2001年3月19日被鉴定为8级伤残,于2001年12月30日在被上诉人处领取鉴定结论,上诉人王健享有向被上诉人请求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其他工伤待遇的请求赔偿权利,其随后于2002年2月28日向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符合法律规定的仲裁时效。上诉人王健在申请仲裁时请求恢复公职并给予相应的工伤待遇,仲裁裁决恢复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并由被上诉人支付上诉人王健工伤医疗费,而对其应当享有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除工伤医疗费之外的其他工伤待遇并没有获得仲裁裁决支持,此时上诉人王健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了侵害,但其自收到仲裁裁决书后,既未就其应享有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除工伤医疗费以外的其他工伤待遇而在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亦未向劳动仲裁委员会另行提起关于上述权利的劳动仲裁申请。上诉人王健于2013年1月17日向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主张要求被告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工伤医疗费除外的其他工伤待遇的权利,显然已超过法律规定的仲裁时效。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有不可抗力或其他正当理由,故原判以上诉人王健超过劳动争议仲裁申诉时效为由驳回其要求被上诉人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除工伤医疗费以外的其他工伤待遇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妥。关于双方当事人争议的被上诉人是否应支付1999年6月至2005年5月期间工资一节,因为在此期间,上诉人王健并未到被上诉人处工作,其又无据证明要求工作而被上诉人拒绝的事实,因此原判驳回了上诉人王健主张被上诉人支付1999年6月至2005年5月期间工资的诉讼请求亦无不妥。关于双方当事人争议的被上诉人是否应补发2005年5月1日至2013年3月31日期间工资一节,因为双方签有内退协议书,且自签订之后双方一直履行至2013年上诉人王健退休为止。上诉人王健在法定期限内并未行使撤销权,又无证据证明其签署协议时受到威胁,故该协议对双方均具有法律效力,双方均应依约履行,被上诉人向上诉人支付的工资数额符合双方的约定及法律规定,因此原判采信双方签订的内退协议书等证据而驳回了上诉人王健要求被上诉人补发2005年5月1日至2013年3月31日期间工资正确。综上,关于上诉人王健的上诉请求及所依据的事实理由,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壹佰柒拾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拾元,由上诉人王健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原告王健一审诉称:经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瓦劳仲裁字(2002)第39号仲裁裁决,瓦房店市人民法院(2002)瓦民初字第1503号民事判决,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大民权字第370号民事判决,瓦轴公司均不服,分别提出了上诉,后被申请强制执行。到目前为止,瓦轴公司已给我恢复了劳动关系。我下岗后到恢复劳动关系之间有6年时间未开工资,瓦轴不给我重新安排上岗工作,不发给我工资。现起诉被告,具体诉讼请求如下:一、1999年至2005年5月被告应当给我工资:2011年大连市社平工资3,300元×60%=1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300元×10月=33,000元。精神损失费50,000,980元×70月=138,600元。二、2006年至今被告应当给我补的工资:2005年5月1日到2013年3月31日月工资3,300元×96月=316,800元,420元×96月=40,320元,316,800元-40320元=276,480元。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原告请求的工伤保险待遇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1951年2月23日政务院第七十三次会议通过,1951年2月26日政务院公布)关于因工负伤、残废待遇的规定(第十二条):工人与职员因工负伤,应在该企业医疗所、医院或特约医院医治,如该企业医疗所、医院或特约医院无法医治时,应由该企业行政方面或资方转送其他医院医治,其全部医疗费、药费、住院费,住院时的膳费与就医路费,均由企业行政方面或资方负担,在医疗期间,工资照发。部分丧失劳动力尚能工作者,应由企业方面或资方给予适当工作,并按其残废后丧失劳动力的程度,付给因工残废补助费,至退职养老或死亡时止。《大连市城镇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规定》(大连市政府第6号)关于工伤保险待遇规定,鉴定为5至10级的伤残者给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分别按全是上年度社会月人均工资16个月、14个月、12个月、10个月、8个月、6个月计发(第十条第(三)项);1994年4月30日前发生的工伤,经市劳鉴办评定为1至4级因工伤残职工(含离退休人员)享受本规定的有关待遇,但康复器具诊疗费、普通药费,住院费和住院期间本人伙食补助费等,仍由企业给付;评定为5至10级的伤残职工的伤残职工的工伤保险,企业可参照本规定执行(第三十条)。依据上述规定,原告于1978年7月13日在被告单位工作中遭受事故伤害,于2001年3月19日被鉴定为8级伤残,原告享有向被告请求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其他工伤待遇的请求赔偿权利。依据1995年1月1日起实施的《劳动法》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时效期间为六十日,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原告与2001年3月19日被鉴定为八级伤残,于2001年12月30日在被告单位领取鉴定结论,于2002年2月28日向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符合法律规定的仲裁时效。原告在申请仲裁时请求恢复公职并给予相应的工伤待遇,仲裁裁决恢复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并有被告支付原告工伤医疗费,而对原告应当享有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除工伤医疗费之外的其他工伤待遇并没有获得仲裁裁决支持,原告应当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了侵害没有得到保护,原告自收到仲裁裁决书后,应当依法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原告并没有主张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除工伤医疗费以外的其他工伤待遇的权利。原告于2013年1月17日向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主张要求被告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工伤医疗费除外的其他工伤待遇的权利,确已超过法律规定一年的仲裁时效。原告在本案诉讼中没有提供诉讼证据证明原告自收到瓦劳仲裁字(2002)第3号仲裁裁决书始至2013年1月17日申请仲裁日止期间主张过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除工伤医疗费以外的其他工伤待遇的权利。现被告提出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除工伤医疗费以外的其他工伤待遇的诉讼请求已超过仲裁时效的抗辩意见,应予采纳。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除工伤医疗费以外的其他工伤待遇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关于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失费5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案属于劳动争议案件,原告该项诉讼请求不属于工伤保险的赔偿范畴,其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要求被告给付1999年6月至2005年5月期间70个月的工资138,600元的诉讼请求,原告自1999年6月21日始至2005年5月期间,没有在被告单位工作,原告在本案诉讼中提出原告在此期间一直要求到被告单位工作而被告不允许原告工作的事实主张,未提供相应的诉讼证据加以证明,本院不予以认定。现原告要求被告给付1999年6月至2005年5月期间70个月的工资138,600元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补发2005年5月1日至2013年3月31日期间工资276,480元的诉讼请求。原、被告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约定期限为2005年5月1日至终止劳动合同条件出现时止。原、被告在签订劳动合同的同时签订内退协议书,按协议书约定,原告自2005年8月5日至2013年3月正式退休期间离开被告单位工作岗位,享有被告单位的内退待遇。该内退协议书自签订后双方一直履行至原告2013年3月正式退休为止。在内退协议书履行期间,原告未行使撤销权,故该内退协议书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现原告在本案诉讼中提出该内退协议书是在原告受威胁的情况下签订及原、被告恢复劳动关系后被告不给原告安排工作的事实主张,未提供相应的诉讼证据加以证明,本院亦不予认定。现原告要求被告补发2005年5月1日至2013年3月31日期间工资276,480元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原告均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捌拾贰条、捌拾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贰拾柒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4号)第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贰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王健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拾元,由原告王健承担。

    被告瓦轴公司一审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已超过仲裁和诉讼时效,原告受工伤的时间是1978年,伤残鉴定的时间是2001年。所以仲裁委驳回仲裁申请,是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原告要求1999年6月到2005年5月要求被告发放工资也超过诉讼时效,原告于1999年6月21日曾与被告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后经(2004)大民权终字第370号判决确定被告于2005年6月又原告恢复了劳动关系,在这大约6年期间里,原告并没有实际为被告进行过工作,没有付出工作是不可能获得报酬的,所以原告的此项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原告要求提高内退工资也缺乏法律依据,原、被告双方于2005年8月5日签订内退协议书,明确约定内退工资待遇为每月420元。并且该协议没有约定必须调整工资待遇条款,原告对此协议亲笔签名表示认可。因此从该协议可以看出,被告并没有义务提高原告的内退工资待遇。因此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要求被告为其支付八级伤残补助金,该请求的请求时间未到,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或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来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原告现在起诉时属于内退员工,与被告的劳动合同仍未期满,因此原告提出此项请求为时过早。综上所述,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原告系被告瓦轴公司退休职工。1978年7月13日,原告在被告单位工作期间受伤,造成颈椎骨折脑外伤后遗症。当时被告未对原告进行工伤鉴定。1999年4月14日,被告单位公布了该单位1999年减员分流实施方案,同年5月31日原告与被告签了自谋职业志愿书,并在被告单位领取了10,000元再就业安置费。1999年6月21日,被告单位以下岗分流为由与被告解除了劳动合同关系,原告本人在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上签了字。1999年7月20日,原告在其当时工作的瓦房店市滚动轴承厂领取了14,500元的瓦轴职工下岗经济补偿金。2001年2月12日,在原告要求下,被告为原告进行鉴定,2001年3月19日,大连市劳动鉴定委员会作出鉴定结论:符合伤残八级。同年12月30日,原告在被告单位领取了伤残程度鉴定表。2002年2月28日,原告向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恢复公职,并全额报销医疗费,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当日受理此案,2002年5月8日,该劳动争议委员会作出瓦劳仲裁字(2002)第3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如下:1.恢复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被告对原告的工伤医疗费应据实报销。同年5月29日,被告不服该仲裁裁决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本院于2003年10月14日作出(2002)瓦民初字第1503号判决:1.恢复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原告返给被告24,500元;2.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被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04年5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4)大民权终字第370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05年8月5日,原、被告签订劳动合同书,合同约定:本合同为无固定期限:自2005年5月1日起至终止劳动合同的条件出现时止;工作内容:被告根据需要安排原告从事内部退养工作;根据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大民权终字第370号判决,从1999年7月始,恢复与原告的劳动关系。同日,原、被告双方签订内退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根据《瓦轴集团员工内部退养管理办法》,经原告申请,被告同意原告内部退养(内退),内退期限:自2005年5月1日至正式退休止;内退待遇:原告工资待遇:420元/月,原、被告分别按规定缴纳各项劳动保险金与公积金;原告系离开被告岗位休息,属于原告在册而不在岗,享受内退待遇;本协议自签订之日起生效。原、被告内退协议签订后,原、被告均按协议履行,原告自2005年8月5日签订内退协议后至2013年3月退休前没有在被告单位上班,被告自2005年8月5日开始至2013年3月期间按月给原告开工资。经查,被告单位提供的工资结算单,其工资项目包括以下几项:(一)企业承担保险、公积金、费用;(二)应开工资:档案工资420元,岗位工资;(三)应开福利:取暖费补贴;(四)各项扣除:养老、失业、医疗保险、公积金。2013年1月17日,原告再次向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被告支付8级伤残工伤保险待遇补发工资及其他请求。2013年1月17日,瓦房店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以原告申请已经经过仲裁时效为依据作出瓦劳仲不受(2013)第9号不予受理通知书,原告不服该仲裁作出的不予受理通知书,于2013年1月21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2013年2月26日,原告被确认作为被告单位老工伤人员纳入社会统筹管理。2013年3月,原告达到法定退休条件,正式办理退休手续,并领取了大连市城镇企业职工退休证。


    王健的上诉请求为“要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上诉理由为:一、本案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原审不应适用仲裁时效;二、原判未支持其要求支付1999年6月至2005年5月期间的工资系错误的;三、双方签订的内退协议书为无效合同,侵犯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四、其并未领取下岗经济补偿金1.45万元,原判对此认定错误。

    瓦房店轴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答辩意见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要求驳回上诉人上诉,维持原判。具体答辩意见同原审答辩意见。

    本院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

    本院补充查明:二审庭审中,上诉人王健放弃要求对“1.45万元的瓦轴职工下岗经济补偿金做内容真伪鉴定及退还本人”的上诉请求。





    无记录 下一条: 禁止流质契约可行吗?